美丰新闻
 
了然
2019年7月4日
出自:化肥分公司仪电车间 郭圣涌



倚靠在病床上的姑父见我们一家先是惊愕,再而闪过一丝愉悦,最后凝固为一脸不屑;兴许还在生我以前在坦格林时“勿视”“勿登门”“勿问候”的气吧。仔细打量,脸上似乎消瘦了些,杂花的寸头依旧简洁干练,要不是苍劲的面容上那双病人特有的憔悴,真会以为姑父一家在跟我开国际玩笑。

来之前,我爸在电话中提到,算命的神棍预言过:今年姑父大寿之后必有大灾,果然一周后便因为用药不当中毒急诊,但第二天便出院;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了,结果几个月后我会再次探望。看着虽是绝症但还硬朗的姑父心中不乏好奇:“姐,姑父看表面还是挺精神的,哪里不舒服了?”“一个月前呼吸困难,后来走路都困难”、“简直吃不得饭,化验结果也还没出来,只能挂点药水”坐在一旁的表姐和大孃很高兴我们来探望,先后介绍说。可能是因为姑父现在暂时还能自理的原因吧,姐和大孃看上去变化不是很大,不过从大孃没染黑的头发(她有自己染头的习惯)可以窥见她内心的纷乱。

“呼吸困难”似乎昭示着姑父的一切,3年前他已被确诊肺癌,年龄的门槛让姑父一家选择了保守治疗,而此时他虽然言语少了许多,毕竟还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们聊天,并且语气依然铿锵,但癌细胞却也扩散,不容乐观。探视结束的一周后,我电话安慰了表姐,得知他已经要依靠物理抽出肺部积液维持生活了……
我躺在床上,保持并享受着这份宁静;大脑却无法抑制地开始思考。经历过社会主义教育的人并不会对“生命的意义”陌生,那些课本里有的没的,课本外看到的;仿佛都在诠释这一词条。但好似我又从来没有得到过答案。也许是因为谈论它很主流,很政治正确,最终导致人云亦云;并且它过于宏观,似乎宏观到媲美宇宙;让绞尽脑汁寻找的我,在此刻如愿以偿的扑了个空。

“熵”——混乱的程度,“熵增”就是混乱不断在增加。热力学第二铁律——“熵增原理”一条不那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定理;揭示了宇宙万物都是从秩序走向混乱。比如在实验室把半杯冰水和开水混合为一杯温水,然后还原最开始半杯冰水和开水的状态要怎么做?把温水平分,分别放进冰箱和微波炉。但在此过程中实验室的温度因为冰箱和微波炉的工作上升了一度,打开空调将温度降下来,外界的温度又因此上升了0.000001度,那么将外界的温度还原又需要付出什么呢?
这种不可逆的原则也从侧面说明了宇宙的本质并不是光明——而是黑暗。同宇宙相比,人类的出现也只是沧海一粟,更可能只是个偶然。历史的长河孕育出人类文明,但文明的璀璨也难抵星河灿烂。

面对最终的黑暗,生命本就渺小,而寻找它的意义更是变得可笑。在如此宏观的背景下,对生命的思索毫无意义,于是将它降维到了生者的范畴进行讨论。在我们的文明里,生和光明得到了歌颂与赞美,然而忽视了:“处身光明中唯一能看到的是黑暗,而在黑暗中才能看到光明”这一真理。久而久之传统思想让我们将黑暗和混乱划分到糟糕的一边。但事实上面对永恒地铁律,任何一个人,无论平凡伟大,还是市井豁达,或者权重人微,都将在生命的尽头卑微地感慨:你我不过一把土,而后融于永恒。像极了《黑魂》里所表达的那样:“火的时代已经苟延残喘,传火的骗局必有破灭的一天,而无边的黑暗才是最终的庇护。”

本信息被访问318次。

联系电话:(+86)-0838-2313833  传真号码:(+86)-0838-2304222  邮箱:

世界顶级博彩公司